發表文章

ガス抜き:負面情緒洩壓

偶然聽到 5 歲男孩 A 君氣沖沖地對人訴說在家被爸爸「嚴厲」的處罰了。 這種發洩內心壓力的行為叫做「ガス抜き:精神的なストレスがたまったとき、それが噴き出す前になんらかの方法で解消する。」(累積了精神壓力的時候,在爆發之前用某種方法來解除) 精神的な:心や気持ちに関係したようす / 跟心神、情緒相關的態度; ストレス:気持ちに悪い影響を与える刺激が原因となって、心によくない変化が起こる / 因為給予的刺激對情緒有不好的影響,內心升起了不好的變化; が:動作が示すものは何かを表す / 表示是什麼做了動作,是什麼呈現了狀態; たまった:たまる + た / 積壓 + 了; とき:場合 / 場合、時候 それ:前に言ったことを指していう言葉 / 那個 が:動作が示すものは何かを表す / 表示是什麼做了動作,是什麼呈現了狀態; 噴き出す:感情が勢いよく出る / 情緒湧現 前:始めないうち / 還沒開始的時候 に:何かが起こる時を表す / 表示有什麼要發生的時候 なんらか:なにか / 某種、某 の:あとのことをより詳しくする / 更詳細描述後面的事 方法:目的を達成するためのやりかた / 為了達成目的的方法、做法 で:~を使って / 使用~ 解消する:それまでの状態をなくす / 消除到目前為止的狀態 男孩 B 君一臉稚嫩,又大又圓的眼睛盯著 A 君,時不時發出「嗯~~」的聲音,非常專心地看著這齣當事人重現的情境秀。 可愛的 B 君展現了心理學的傾聽技巧:「アイコンタクト、うなずき、相槌」。 如果再加上「オウム返し」,那就更棒了!畢竟 B 君才 5 歲,要是他全都做得到,我大概會嚇到口吐白沫。 アイコンタクト:視線を合わせる / 眼神接觸 うなずき・頷き:そうだという意味で首を縦に動かす / 點頭表示「是的、是那樣、認同」 相槌・あいづち:人の話を聞きながら、うなずいたり短いことばを言ったりする / 一邊聽別人說的話,一邊點頭、一邊簡短回話或接話 オウム返し・おうむかえし:オウム(おうむ・鸚鵡)が人の言葉をまねするように、人のいったことを、そのまますぐに言い 返す / 像鸚鵡模仿人說話的模樣,立刻重述對方說的話 想起曾經跟各方面表現看起來都很棒的同事聊天,卻發現他私底下非常辛苦,身心狀況其實並不好,失眠、壓力超大、持續焦慮,很接近需要看身心科的程度了。 他很需要像 B 君那樣,一

取捨選択・しゅしゃせんたく:先評估資源限制再取捨

 前幾天跟工作卡關的朋友聊到「取捨選択・しゅしゃせんたく」。 「取捨選択・しゅしゃせんたく:いるものを選び、いらないものを捨てる。」 いる・要る:必要である / 要、需要、必要 もの:いろいろな物事 / 物品、東西 を:動作の目当てになるものを表す / 表示動作的目標物 選ぶ・えらぶ:目的に合ったものを決めて取り出す / 選 いらない・要らない:いる + ない / 不要、不需要、不必要 捨てる・すてる:手もとからはなす / 捨棄 他做事一直都很認真,但是比較慢。想把每件事情都做好,在需要取捨的時候又怕自己選錯,變成做得到的盡量做,結果不是做到非必要的程度,就是來不及交件。 以前我也踩過這種坑,認真思考後終於認清:「時間は無限ではないですから。」 時間・じかん:時の流れ / 時間 は:話すことの中心になるものを示す / 談論的話題、主題; 無限・むげん:限りのない / 沒有限制 ではない:で + は + ない。否定する / 表示否定 ですから:だから。そういうわけで / 理由、原因 時間並不是無限的,所以需要取捨! 有些項目做到符合標準 + 不要犯致命的錯誤就可以了,不需要在每個項目的細枝末節上做到毫無缺陷。這不是偷懶或明知可以更好卻不做,是為了在資源的限制下,盡量做到最好,而不是沒有一丁點瑕玼的完美。 完美無瑕通常要付出相當的代價,而且時間是少不了的。 畢竟我們不在同一個職場,有很多細節是我不知道的,這樣閒聊也沒辦法得到明確的結論,只能以「如果是我的話」,來說說我的看法跟作法而已。 那要怎麼決定哪個必須全力以赴,哪些又只要剛好就好? 在職場上比較重視是整體產能,要確實做到符合要求的品質,並且在指定的時間內完成。 被交辦工作的時候,先確認每個項目在主管心中的主要、次要、緊急、緩慢的程度。在最偏重的項目上,投注較多心力,其他比較繁雜瑣碎的項目,只要做到完整交付、避開不該犯的錯誤、整體看來沒什麼大問題,也就可以了。 最後請他再想想: 這項工作的目的是什麼? 想得到什麼樣的成果? 產能,會成為你的職場價值指標;透過資源限制的評估再做出取捨,可以保護你的產能,讓你獲取最大的職場價值。

負けるが勝ち:暫時的輸,贏得利益最大化

跟朋友討論專案,講到工程師堅持工期要拉長、順序要優先。但是他死守底限,直說不是不願意,是沒辦法,因為沒有資源。 暫時沒有結論,他擔心最後很難收尾。跟他聊了時程、資源、利害關係人...總之先把完整的情境拼湊起來整體檢視。 盤點之後,發現他真正不願意的原因,跟案子裡的資源關係不大,倒是表達了極度不願意「屈服」於工程師的堅持。 感覺比較像是以氣節自負,不肯屈居人下,俗稱賭氣,又稱負氣,阿不就是意氣用事!? 工程師堅持的是什麼?他講了幾個技術的細節,我聽不懂那些細節是怎麼回事,但看起來比較像是技術上邏輯的考量,不是為了找麻煩的堅持。 我覺得談判不應該是對立、對幹,尤其是跟自己人,應該要團隊協商、想辦法凝聚共識,為了尋求最大利益,要考慮長期目標,選擇正確的策略來解決問題。 如果只是利用自己在組織的職位來下命令,強制要別人工作的話,很難讓人發自內心的想把事情做好,反而只想達到最低標、交差了事,也不是太奇怪的事。 若大部分工作只達到最低標,甚至工程師只做自己份內事情就隨手丟給下游去傷腦筋的話,到最後整個案子除了問題重重之外,還有別的可能嗎? 之前的經驗是在排時程、排工期的時候,如果能對工程師適度讓步,對專案結果反倒更好。 想起這一句日本諺語來跟朋友說:「負けるが勝ち。」 意思是:「あえてちょっと負けておく。一時は相手に譲っていた方が、大局的に見れば得策である。」 從大局來分析的話,眼前先退讓,反而是最有利的策略。 最重要的是讓事情能順利推動,讓對方願意協助你把事情做好,至於一時的輸贏究竟值不值得,最後的結果會讓你知道。 一起來看職涯受用不盡的日語句子,首先是:「あえてちょっと負けておく。」 あえて:無理に / 不合道理; ちょっと:少しの程度 / 稍微; 負ける・まける:敗れる / 輸、讓步; ておく:そのことをする前に準備する / (為達到目的)事前做好準備。 再來看:「一時は相手に譲っていた方が、大局的に見れば得策である。」 一時・いちじ:少しの間 / 短時間內; は:話すことの中心になるものを示す / 談論的話題、主題; 相手・あいて:自分と一緒に物事をする人 / 一起做事的人、夥伴、對方; 譲る・ゆずる:自分のものを他人に与える / 讓給; ていた:ている + た / ~狀態 + 了; 方・ほう:やりかた / 做法; が:ようすが何かを示す / 表示是什麼狀態; 大局的・

培養自己解決日語問題的能力

以前遇上自己搞不清楚的日語問題,會希望能找到高手幫忙解答,或是想從文法書上直接找到答案。但實際情形通常跟想像的不一樣,就是怎樣都找不到完全符合的解釋。 後來發現一起工作的日本同事常常在查辭典,湊過去「關心」一下,才曉得他並不是完全不懂,只是需要進一步再確認語彙的意思跟用法。畢竟誰都不想在商業書信上因為錯用的字眼產生誤會、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 那時就想,如果連日本同事都習慣查辭典,那我也把辭典拿出來翻一翻,應該也能經由再確認找到明確的線索吧! 就因為這樣,我自己養成了查辭典的習慣,雖然比較麻煩,可是比翻文法書有用。 比如像這個問題:「~わけだけど = けど,用來表示跟預期相反的感覺對嗎?」 這真的靠自己就能解答,不求人,分別查 わけ、だけど 就能找到線索。 但就算找到了,在解讀上可能會覺得混亂,好像是這樣,又好像是那樣。 像這樣的不確定,最好是把 わけ、だ、わけだ、けど、だけど 全都查清楚。 要仔細分辨的話,就不能忽略單字的特性。 一般來說,わけ 要注意前面講的那一串,だけと 則是要再看看後面講了什麼。當然還有其它用法,這裡簡化只講一般論。 解讀上偏重 わけ 的前面,或是只著重 だけど 的後面,很容易讓自己陷入不確定的迷宮裡。 不過這種內容通常要查日日辭典才有,日漢的很多只是翻譯成中文單字,解釋跟說明都很少,甚至沒有。 一般認為翻成中文就能懂了,我的經驗是翻成中文反而更難懂。 簡單講是兩種語言的邏輯差異,還有自己對中文(不是日語)的一知半解。至於為什麼會這樣,這是另外的故事,以後再講。 我從查辭典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:每個單字、每個符號,都有其代表的意義,只要一省略或跳過,就會產生誤解。 如果你也遇到了奇怪的問題,但是不曉得要問誰,翻文法書也找不到合理的說法,可以試試查日日辭典,翻一翻就能查到合適的答案了。

看日劇、YouTube 練日語聽力、口說

日本語は練習すれば身につく。 〇〇は+〇〇するー>すれ+ば、〇〇に+つく。 這是我最初學習的時候,看到句子就會練習的文法拆解。 很多人說不建議這樣學,但這是讓我從一開始就用得上的實用技巧。分析一陣子,拆得夠多了,變成看一眼就能理解,這時我跟自己說:夠了,不用再拆解了。 日語能力養成後就持續用到了今天,反而是用其它方式學習的朋友們早早就中斷、放棄了。 那時為了工作,前輩怎麼教就怎麼學,學了就要趕快用,儘快做出成果才對得起那一份薪水。 嗯......「對得起薪水」這在公司學的,現在回頭來看,我只能說這觀念很老日本。 總之學了就先湊和著用,在工作上邊用邊補充學習。後來考了舊日檢一級,拿到合格證書才聽說日檢的一級要增加難度改成 N1,看著拿到手的舊一級證書覺得有點空虛... 後來想再提升日語能力,從日本買了不少教材、文法書持續學習,書疊起來都比人高了,反而覺得日語能力進步的很慢很慢。 後來認識了在東京當特派記者、書籍翻譯的前輩,直接請教她的學習方法,她很興奮地說:「看日劇」! 對!向她請教怎麼精進日語,她興奮地說了秘技就是「看日劇」。她說大學的時候同學們拚命唸書練習什麼的,她就是看很多的日劇。 那時有點傻眼,怎麼不是跟日本人語言交換或是找哪個補習班的老師,至少也是買什麼教材、書來看吧,居然就只是「看日劇」!? 好吧,再來就真的密集看了 3 個月,就一季的日劇,各種類型的都看,每天看 3~5 集。沒多久就覺得只是用看的、聽的有點無聊,實在很想開口說日語,就追加練習 シャドーイング(Shadowing),3 個月總共練了百集以上。 當時以為自己在練 シャドーイング,到了後來才曉得,其實當時練的是 オーバーラッピング (Overlapping)。 Yumi's English Boot Camp 在 YouTube 介紹: 建議先練 Overlapping,而不是 Shadowing 的理由 短期密集 + 大量刻意練習,還真的在聽力、口說進步很多,反應飛快,而且偏好用日語思考,有點像轉換成日文腦 / 日語腦的狀態。後來再看日語文法書、日語辭典、文型教材,甚至是 N1 的考題,發現很多用文法拆解的方式會糾結的地方,突然能理解了。 看日劇竟然就能解決一堆學習上糾結的問題! 那時沒什麼人在談追劇學外語,沒那麼多的因為、所以,我看日劇就是讓自己浸泡在各

「海老で鯛を釣る」是「用少少的投資成本獲取巨大的利益」的意思

圖片
接著要來學習這道料理的單字啦,先看這個好了。 材料是蝦子,先來看還沒學過的假名。 注意看羅馬拼音,它不是英文的 Hi ,這要唸成:「ひ」。 在右上角點兩點,是濁音的:「び」。 所以這個單字搭配 アクセント,要唸成:「海老・えび」。 漢字會寫成這樣,海老,海邊的老人,因為蝦子的背部像很多老人家那樣是彎曲的,所以有人就說蝦子像是在海邊的老人,就寫成「海老」了。 第二個漢字是「蝦」,跟中文一樣。 最下面是片假名的寫法,我們還沒講到,這先跳過。 海老・えび 用 天ぷら・てんぷら 的方式去炸,叫做 海老の天ぷら・えびのてんぷら,中文翻譯是炸蝦天婦羅。 這是還沒講過的平假名,唸成:「の」。 這兩種都叫做 海老の天ぷら・えびのてんぷら,右邊這種油炸方式有個專門的名稱,先來看還沒講過的假名。 這是:「ほ」,由左而右、由上而下,總共 4 個筆劃。 ほ 是清音的唸法,右上角點二點是濁音,要唸成:「ぼ」。 所以這個單字搭配 アクセント 跟平假名的長音,要唸成:「棒揚げ・ぼうあげ」。 第一個漢字寫成球棒的棒,後面的 揚げ・あげ,是油炸的意思,組合起來是說它炸起來外形像棒子一樣。 現在我們知道右邊是 棒揚げ・ぼうあげ,左邊這種長相...叫做 花揚げ・はなあげ。 先來看還沒講過的假名,從中文「奈」演化來的,假名有 4 個筆劃,要唸作:「な」。 左邊的叫做 花揚げ・はなあげ。因為它的麵衣炸起來像開花一樣,所以漢字才有個「花」。 因為開花了,醬汁、調味料什麼的就比較容易吸附在上頭,而且吃起來感覺份量比較多,所以像天丼、天婦羅烏龍麵...這一類的料理就會用這種炸蝦。 那右邊麵衣沒有開花的,是那種天婦羅專門店,單品料理的炸法,這種方式不會吃到太多的麵衣,比較吃得出來食材本身的味道。 而且最好是沾鹽吃,因為醬油之類的調味料,味道比較複雜,會蓋過食材的味道。 另外還有這種,エビフライ・えびふらい,翻譯成日式炸蝦。 通常寫成片假名,我們還沒講到片假名,先跳過。 因為 エビフライ・えびふらい 的麵衣多加了麵包粉,所以炸起來的長相跟口感,會跟 海老の天ぷら・えびのてんぷら 不太一樣。 那一種比較好吃?耶...我覺得都很好吃,有得選的話,三種我都要。 接著我們來講一個跟 海老・えび 有關的 諺・ことわざ,諺・ことわざ 是「諺語」的意思,下面那個是日語的漢

平假名「ね、ず、み」,濁音「じ」,單字「天竺鼠、鼠色」

圖片
這個單元要講 てんじく・天竺。 先來看還沒講過的假名...其實也不算完全沒講過,清音的 し,我們已經學過了,羅馬拼音有兩種方式。 在 し 的右上角再點個兩點,它的羅馬拼音有 3 種方式,看過有印象就可以了,重點放在耳朵聽到的發音,右邊是濁音的 じ、じ、じ。 所以這個單字,你注意它的 アクセント,要唸成:てんじく、 てんじく、 てんじく。 先復習一下,てんじく・天竺 最早是「印度」的意思,但那是在講印度河那一帶,跟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印度這個國家的地理位置不太一樣。 因為印度在很遠的地方,所以到後來 てんじく・天竺 延伸出新的用法,是講「從很遠的地方過來的」。 使用方式是在它的後面再接上其它的名稱,比如說...ねずみ。 先來看假名。首先是這個假名,二個筆劃,唸作:ね、ね、ね。 再來是學過的 す,右上角點二點,是濁音的:ず、ず、ず。 最後是這個假名,二個筆劃,唸作:み、み、み。 アクセント 唸成:ねずみ、ねずみ、ねずみ。 老鼠的意思。 ねずみ・鼠 接在 てんじく・天竺 的後面, 就變成了「從很遠的地方來的老鼠」,通常會講「從國外進口的老鼠」,アクセント 唸成:てんじくねずみ、てんじくねずみ。 漢字跟中文寫法一樣:天竺鼠。 講個題外話,てんじくねずみ・天竺鼠 的原產地, 是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脈那一帶,而且牠本來是養來吃的食物哦,是後來到了 16 世紀的時候,就大航海時代,那時候才被商人帶到歐洲,到了歐洲 てんじくねずみ・天竺鼠 就不是食物了,是當作寵物飼養。 最後比較一下這幾個單字的 アクセント,你會發現,個別的單字組合成獨立的單字之後,アクセント 就變成不一樣了,這一點一定要特別注意。 耶...再補充一個單字好了,這裡的 ねずみ・鼠 的顏色, 有個很傳統的名稱,叫做:ねずみいろ・鼠色,漢字就寫成老「鼠」的顏「色」。 那你可能會想說...所以 ねずみいろ・鼠色 就是灰色嘛! 耶...是這種灰色才叫做 ねずみいろ・鼠色,其它的灰色有不一樣的傳統名稱,這個之後我們有機會再來介紹。

都是「かけおち」的「欠け落ち」跟「駆け落ち」有什麼不一樣?

圖片
為什麼會有 かけおち・欠け落ち 這種寫法,那要先研究單字的意思。 假名都一樣,但是左邊 欠ける 要唸成:かける。 かける・欠ける 主要的用法是在描述物品...像杯子這種堅硬的東西,它有一部份壞掉了,形狀變成了不完整。 那「變成不完整」的意思,用來描述「人」的話...運用的情境是像這樣,本來有五個人,結果一看,唉,怎麼少了一個,這時候就會用 かける・欠ける 來描述。 所以 かける・欠ける 就是 「欠缺必要的成員」 的意思。 後面的 おちる・落ちる,是先前講的「逃走、逃跑」,組合起來的意思是:必要的成員逃跑了。 缺人就缺人,為什麼要講到「必要的成員」? 因為這組詞彙是從日本戰國時代開始使用的,那時候講的國家是地區性的領地,就是每個地區按照勢力範圍劃成一塊一塊的領地,擁有領地的叫做領主,領主有權力跟那些在領地上生活的人徵收稅金,如果稅金太高的話,一般人負擔不起,又吃不飽,為了活下去,整個村子的人可能就會一起逃到隔避,稅金比較低的地方生活。除了繳稅的問題,還有可能是戰爭或是犯了什麼罪才會逃跑。 那土地一定要有人來種植稻米、生產糧食,跑掉了,就是這塊領地少了必要的勞動力,也就是欠缺必要的勞動成員。 所以最早開始講 かけおち・欠け落ち,是在講「必要的成員逃跑了」。 那後來講的 かけおち・駆け落ち,是「跑很快,跑到看不見的地方,也就是他們私奔了」。

「落ちる・おちる」的核心與延伸用法

圖片
おちる・落ちる 有好幾個意思,我們先來研究跟 かけおち・駆け落ち 有關的其中三個。 第一個是像這樣:はがおちる・葉が落ちる。 葉子自己從高處往下方移動,這叫做:自然掉落。 第二個是:ひがおちる・日が落ちる。 這也算自然掉落,只是它會掉到地平線以下,所以是「沉落」的意思。 如果是自然掉落,那它就是不受人為的控制; 如果是沉落到地平線以下,那就是移動到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。 合起來看的話,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,跑到大家都看不見的地方,這就延伸出第三個意思:逃走、逃跑。 因為這是「不受控制地跑到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」,所以你跑很快,而且是在逃跑,那就真的很適合用來描述「私奔」的情境了。 你查字典會發現有另外一組漢字 かけおち・欠け落ち 的寫法,但問題是,這個字好像跟「跑得很快」沒什麼關係,下個單元,我們再來研究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「駆ける」是快速奔跑,但漢字「駆」代表什麼?

圖片
來看這個單字 かけおち・駆け落ち,先針對還沒講過的假名補充說明。 起源的文字是「知」,平假名有兩個筆劃,唸作:ち、ち、ち。 アクセント 唸成:かけおち、かけおち。「私奔」的意思。 那相愛的兩個人,廚師跟藝者想要一起生活,為什麼需要私奔? 因為在江戶時代的 げいしゃ・芸者,很多是從小就被賣掉了,就像童工一樣,要一邊打雜、一邊學習,長大了、技藝學成了,就開始賣藝還債,但是靠自己通常是還不完啦,比較常見的就是找個有錢人幫忙贖身,代價就是當人家專屬的小三。 那因為 てんぷら・天麩羅 故事的男主角是 りょうりにん・料理人 嘛,可能湊不出那麼多錢幫忙贖身,那就只好 かけおち・駆け落ち,私奔了。 好,再來看 かけおち・駆け落ち,它是這兩個單字組合成的:かける・駆ける 跟 おちる・落ちる。 那 かける・駆ける 是什麼意思? 其中的日語漢字長相跟中文「並駕齊驅」的「驅」差不多,在《康熙字典》的解釋:策馬謂之驅。 「策」是用竹子做成前端有尖刺的一種馬鞭,「策馬」就是拿著「策」在鞭打,要這匹馬跑快一點。 所以用了這個漢字,是要告訴我們,かける・駆ける 的意思是:像馬那樣子快速奔走。 說得也是哦,私奔就是逃走嘛,當然要跑得像馬一樣快,不然被抓到就完蛋了。 好,那私奔要跑快一點,所以用 かける・駆ける,這我們可以理解,但為什麼要搭配掉落、落下的 おちる・落ちる? 下個單元我們再繼續研究...

「芸妓・げいしゃ」在 1868 年之前是「芸者」

圖片
再來要補充這個單字 げいしゃ・芸者, 看漢字都猜到它的意思了。 先來看還沒學過的假名, 三個筆劃, 唸作: け、け、け。 這是它的行書跟草書,三個筆劃寫完之後, 在右上角多點個二點就是濁音的寫法, 要注意羅馬拼音的差異。 濁音唸作: げ、げ、げ; 清音唸成: け、け、け。 再來看後面的 ようおん・拗音。 我們把兩種情況擺在一起, 因為這裡是 ようおん・拗音, 所以要唸成: しゃ、しゃ、しゃ。 所以這個單字搭配 アクセント 如果唸成: げいしゃ、げいしゃ, 這是錯的哦!為什麼會錯呢? 因為有平假名的長音, 這是有固定規則的, 等平假名都學完了再跟大家介紹。 根據平假名長音的規則, 所以這裡要唸成: ゲーシャ、ゲーシャ、ゲーシャ。 另外這個單字 げいぎ・芸妓,先來看假名。 4 個筆劃, 唸成: き、き、き。這是本來的漢字。 四個筆劃寫完之後, 在右上角多點個二點就是濁音, 注意羅馬拼音的差異。 濁音唸作: ぎ、ぎ、ぎ; 清音唸成: き、き、き。 搭配長音跟 アクセント, 要唸成: ゲーギ、ゲーギ、ゲーギ。 查字典會跟你講這兩個單字是一樣的, 但是 げいしゃ・芸者 是比較古早的稱呼, 在 1868 年之後, 才會講 げいぎ・芸妓。 因為我們講 てんぷら・天麩羅 的命名故事, 是在 1784 年, 所以在這邊我們是講 げいしゃ・芸者。

「料理・りょうり」的其中一個意思是「好好地處理事情」

圖片
針對這個單字, 我們來補充說明一下... 這兩個地方的假名還沒介紹過, 先看後面的好了。 唸作: に、に、に, 三個筆劃, 仔細看一下, に 的右半, 跟前面講過的 こ 的寫法一模一樣。 這是 に 本來在中文裡頭的長相。 接著看前面的部份, 這個 よ 比其它的假名小一號, 這種寫法叫做 ようおん・拗音。 跟前面講過的促音寫法一樣, 換成 ようおん・拗音 的情況來看, 字的大小也是差不多原本文字的百分之 80。 如果是手寫的話, 不用那麼精準, 只要相對小一號就行了。 左邊這種情況就叫做 ようおん・拗音, 一般常見的文字大小是右邊的情況, 叫做 ちょくおん・直音。 左邊的唸法是: りょ。 右邊的唸法是: りよ。 你注意看它們的羅馬拼音, 兩邊是不一樣的, 打字輸入的時候要特別留意。 關於 ようおん・拗音, 其實有更多細節還沒交待, 我們之後再專門做個單元來詳細討論。 這個單字的 アクセント 長這樣, 但是因為裡面有平假名的長音, 所以要唸成下面標示的方式: リョーリニン。 我們來比較一下長音唸法的差異, 首先是, 有長音: りょうりにん。 沒有長音: りょりにん。 聽得出來嗎?我們把後面的「人」先拿掉, 「料理」這兩個漢字, 本來就構成一個單字了, 注意它的 アクセント 跟 りょうりにん 是不一樣的哦, 裡面有平假名的長音, 所以要唸成: リョーリ。 總共有三個意思, 第一個: 食べ物を作る。 就是「製作食物」的意思。 第二個: 作った食べ物。 是「作好的食物」, 在中文裡的情況呢, 比如說: 這一道料理很好吃。 這個「料理」就是「作好的食物」的意思。 第三個: 物事をうまく処理する。 這個就是我們在中文裡會講的「好好地處理事情」, 或者是「妥善地處理事情」。

通俗小說家兼浮世繪師的山東京伝: 天麩羅是天竺的天、麩跟羅是裹上薄薄一層小麥粉麵衣的炸物

圖片
てんぷら 是外來語的話, 那它本來在葡萄牙語裡面是什麼意思呢? 在英語詞典界的權威, 牛津英語詞典, 裡面提到了這個英文單字, 它的來源是日語, 那日語單字的來源呢, 他們高度確信, 是葡萄牙語的單字"調味料"。 所以是從葡萄牙語的單字, 傳到日本、進口到日本之後, 用拼音的方式來呈現, 唸成: てんぷら。 這種料理方式經由日本人發揚光大, 又反過來"出口"到歐美國家, 變成英語的這個單字。 接著來看漢字。 漢字怎麼來的, 這有好幾種說法, 到底哪一種才是它的起源, 這個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決定性的證據, 我只能跟你講這是「有此一說」。 那既然只是有此一說, 我們就來講其中一個, 我個人覺得最有趣的說法。 在西元1784年, 這差不多是江戶幕府的後期 了, 有個廚師跟藝妓約好一起私奔了。 他們從大阪一路跑到江戶, 江戶就是現在的東京, 跑到江戶之後, 日子還是要過呀, 要工作賺錢吶, 這個廚師就想說...不然就晚上來擺個攤子賣吃的好了, 就是在夜市擺小吃攤的意思。 要賣什麼呢? 他想賣一種叫做「つけあげ」的東西, 中文翻譯是「薩摩炸魚餅」, 「薩摩」是日本古代的一個地方國家的名稱, 就是現在九州鹿兒島西半部的地方。 「炸魚餅」是講它是用魚漿再油炸做成的。 基本上就是現在去買鹽酥雞會看到的甜不辣、黑輪之類的東西。因為這東西當時在大阪已經賣翻天了, 但是他們來到江戶卻發現還沒有人在賣這種炸魚餅。 那有了商品之後, 他就想取一個響亮一點的名字, 但是他自己左思右想也想不到什麼好名稱。後來他跑去找一個朋友幫忙, 這個人是: 山東京伝。 朋友那麼多, 為什麼特別要找他? 因為這個朋友很有才華, 他會寫通俗小說, 還會畫浮世繪, 是一個能寫又能畫的創作者。 好, 山東京伝先試吃, 嗯, 覺得不錯, 真的好吃, 腦中馬上浮現這幾個漢字: 天、麩、羅。「天」是天竺。 在日本, 「天竺」最早是「印度」的意思, 但是那時候的印度, 地理位置是在講印度河那一帶, 跟現在我們所知道的印度這個國家不太一樣。 因為印度在很遠的地方, 所以到後來「天竺」才會變成用來講「很遠的地方」。 這個說法就符合他的廚師朋友本來是在大阪, 大老遠跑到江戶這個地方;「麩」是在講它的麵衣是用小麥粉作成的。 「羅」這個字, 查日語字

「ころも」也是炸物「てんぷら」外面那一層酥酥脆脆的麵衣

圖片
ころも 跟食物有關的意思是: 天ぷらやフライなどの外側の部分。 具體來講,是把這些食材穿上衣服。 這些炸物, 外面那一層酥酥脆脆的麵衣, 就叫做: ころも。 這道料理是: てんぷら。 這個平假名 ぷ, 是在 ふ 的右上角, 再畫一個圓圈。 注意它的羅馬拼音就不一樣了, 要唸作 ぷ。 沒有圓圈的是「清音」的: ふ; 有圓圈的是「半濁音」的: ぷ。 アクセント 唸成: てんぷら。這個單字是 "外来語", 元は、ポルトガル語。 這不是日語, 它是由葡萄牙語傳到日本的外來語。 這代表什麼意思? 代表說 てんぷら, 它不是日本原創的料理。 在日本有文獻記載, 是說 16 世紀左右, 因為葡萄牙人到日本貿易, 還有宣傳基督教, 是由這些人把 てんぷら 的料理方式帶進日本的。 這個單字常見的漢字寫法有這幾種: 天ぷら・天麩羅・天婦羅。 下個單元, 我們再來探討, 它為什麼會寫成這樣的漢字。

「ころも」是衣服的統稱,特別是和尚的僧衣

圖片
我們來看訓讀的 ころも 的單字用法。 常見的用法、常見的意思, 有 3 種。 第一個用法, 注意它的 アクセント 唸成: いふく、いふく、いふく。 裡頭有個假名我們還沒講過, 起源的文字是不可以的「不」, 這是行書、草書, 羅馬拼音有兩種方式, 都是唸成: ふ、ふ、ふ。 寫法是由上而下、由左而右, 總共四個筆劃。 這個單字的意思就跟字面上看起來的一樣, 只要是穿在身上的, 不管是比較現代的服裝還是傳統的和服, 都叫做 いふく。 ころも 在 いふく 這個意思上, 它是 ふるい・いー・かた, 也就是比較古老、比較傳統的說法。 現在最一般的說法是...ふく、ふく、ふく, 注意它的 アクセント 。 ころも 的第二個 意思是: ぼーさん・の・きる・いふく。 ぼーさん 就是「僧侶、和尚」的意思, 和尚穿的衣服, 統稱是 ころも。 當然這種類型的衣服還有更專門的名稱, 像中文會講袈裟、僧衣、蓮服、法衣...之類的, 日語也有, 但是我們就不再深入探討, 目前先瞭解到這邊就可以了。 第三個意思跟食物有關, 我們就先看到這邊, 下個單元再繼續探討。

假借漢字「衣」的平假名 え,も 是假借「毛」

圖片
衣服的「衣」, 正好是某個假名的起源。 衣的行書、草書, 用毛筆寫成的平假名, 寫成左邊的樣子就可以了。 兩個筆劃, 羅馬拼音唸成: え、え、え。 好, 現在我們知道, 衣服的「衣」到了日本, 它變成平假名 え 的文字起源。 另外它還被拿來當成日語單字, 有兩種唸法, 訓讀跟音讀在前面的單元有提過, 複習一下... 以這個情境為例, 它有漢語的文字跟發音, 但是以前日本是沒有文字的, 只有發音。 在漢語傳到日本以前, 他們本來就在使用的單字、本來就習慣的唸法叫做「訓讀」法。 這個情境的日語單字的訓讀是唸成: ころも、ころも、ころも。 裡頭有個假名我們還沒介紹過, 起源的文字是「毛」, 這是行書、草書, 三個筆劃,寫法是由上而下、由左而右, 羅馬拼音唸成: も、も、も。 這單字本來只有訓讀, 因為漢語傳到日本, 就多了一種從漢語學來的唸法, 叫做音讀。 唸成: い、い、い。 至於文字方面, 就變成「平假名的起源文字」跟單字, 這兩種用法。 好, 所以這個單元我們複習了「訓讀」跟「音讀」, 也介紹了新的平假名 え 跟 も。

「走る・はしる」漢字是「走」,卻譯成「跑」?

圖片
前面的單元我們介紹了這個情境, 跑步的「跑」。 日語單字是...はしる、はしる, 要注意它的漢字寫成走路的「走」。 明明是「跑」的意思, 為什麼要寫成「走」, 因為日語的漢字是參考古代的中文字來設計的, 所以要從中文切入研究, 才能解開這道謎題。 中國古代有個很厲害的人 ( 東漢.劉熙 ), 他寫了本書 ( 《釋名.釋姿容》 ), 他說在他的年代, 緩慢前行的情境叫做「步」。 所以講「步行、走路」的單字, 漢字就寫成步, 唸作: あるく、あるく。 如果是快速前行, 就叫做「趨」。 比「趨」更快一點, 叫做「走」。 所以你就知道, 我們現在認為這種情境叫做跑步的「跑」, 但是古人認為是走路的「走」。 所以結論是...我們中文一直沒學好, 才會覺得日語單字很奇怪、很難背。

日文造句的運用,「楽・らく」造句 SOP 精華版

圖片
這個單元要複習句子的製造過程。 らく 的意思是: こころがやすらかで、ゆったりしている。 こころ, 意思是「心理狀態」或是「精神狀態」。 後面接助詞 が, 是要求你把焦點放在前面的 こころ。 狀態是 やすらか, 意思是「風平浪靜的安穩」。 句子到這邊結束的話, 可以這樣說: こころがやすらかだ。 翻譯成: 內心是安穩的。 要接續發展的話, くてん 要改成 とうてん, 而且 だ 要活用成 で。 再來的情境 ゆったりする 是「充足有余裕」的意思。 ゆったりする 是動作, 我們只想用持續狀態, 也就是在講句子的時候, 現在、目前所看到的模樣。 情境從動作變成狀態, 所以 する 要活用變成 し。 活用之後, 才能在後面連接代表「持續狀態」的 ている。 所以整個句子會長這樣: こころがやすらかで、ゆったりしている。 好的,以上就是整個句子的製造過程。

動作「ゆったりする」變成持續狀態「ゆったりしている」

圖片
接著要討論怎麼把動作, 變成狀態, 轉變的過程有 3 個問題要釐清。 第 1 個問題, 為什麼要從動作變成狀態? 從情境來看跑步的「跑」這個動作, 放到時間軸來分析的話, 它至少可以拆解成 3 個狀態, 開始、持續到結束。 當然還有其它更多的狀態, 這邊先用這 3 個來討論。 所以造句要用的 ゆったりする 這個動作, 我們專注在 ゆったりする 的「持續狀態」上頭。 它怎麼開始、什麼時候結束, 這些都先不管。 當然你也可以把全部的狀態都交待一遍, 但是那樣的句子會變得很長、很囉嗦。 好, 再來是把動作 ゆったりする, 變成狀態 ゆったりしている。 第 2 個問題是 する 為什麼會變成 し? 前面我們講過, 「情境」從句點變成逗點, 所以 やすらか 的 だ, 要變成 で, 這種變化在文法上叫做 かつよう。 這邊是情境從動作變成狀態, 所以 する 要活用變成 し, 活用的目的是為了在後面接著用 ている, 這裡面有個假名我們還沒學過。 發音跟衣服的「衣」很像, 唸作: い、い、い。 2 個筆劃, 草書跟漢字。 所以, ゆったりしている, 就是在表達這個情境裡的持續狀態。

「する」可以加在其它單字的後面,變成動詞

圖片
接著來處理這個部份。在前面的單元裡, 講了 ゆったり 的 アクセント, 我們從字典可以查到它的詞性是副詞跟動詞, 為什麼要講詞性? 因為它跟造句有關。 簡單來講, 不同的詞性, 在句子裡的使用方式是不一樣的。 那接下來造句會用到的是動詞用法, 動詞就是動作的意思, 也就是說, 這個單字的動詞用法, 是用來表達 ゆったり 的動作, 這邊標示的意思是, 如果你在 ゆったり 的後面, 接著寫 する, 就可以把 ゆったりする 當成動詞來使用, 後來加上的 する, 它本來就是一個單字, 這個動作的意思可以看成中文裡頭, 做什麼事情的「做」。 する 另外的用法是像這樣, ゆったり 跟 する 合體使用, 結合之後變成新的單字, 而且詞性變成動詞。 如果用中文的邏輯來解讀的話...我個人覺得...這種用法很像在講: 「做一個 ゆったり 的動作。」 大概像這樣有語言癌的感覺。 但是...在日語裡, 會需要這樣做是因為...本來想表達 ゆったり 意思的動作, 可是一時之間可能找不到類似的單字, 或者是根本沒有這樣的單字可以用, 所以就把 ゆったり 的後面加上 する, 把它變成動詞直接拿來用。